破茧成蝶 斑斓人生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igwedomainholdings.com/,布赖恩

小说《洛丽塔》让弗拉基米尔·纳博科夫声名鹊起。这位有着独特创作观的俄裔美国作家,同样在蝴蝶研究方面成绩斐然,他的人生也如蝴蝶一般,经历了破茧成蝶的蜕变,充满着光辉的色彩。新西兰布赖恩·博伊德所著的《纳博科夫传》是一部优秀的人物传奇,自1990年面世后,一版再版,甚至连博伊德也自信地说道,它三十年没有被取代。

《纳博科夫传》分上下两册,博伊德从纳博科夫贵族世家背景写起。布赖恩因为博伊德深知,家族因素对一个人的思想、走向及志趣,必然会产生巨大影响。博伊德对纳博科夫父亲不惜笔墨的描写很有必要。纳博科夫的父亲是俄国立宪领导者、法学家,喜欢作家狄更斯的作品,也喜欢收藏蝴蝶标本。可以说没有父亲的这两样爱好,纳博科夫也许是另外的人生。

“成年所有的标志都可以透过童年的蛹看出来的”,博伊德深信的这句话实则点明了纳博科夫的人生轨迹。纳博科夫的童年是相当完美的,可以享受锦衣玉食,可以远去西欧沿海度假,可以享受外籍家庭教师的教导。然而美好终是昙花一现。1917年二月革命后,他们一家逃至克里米亚,在颠簸流离的日子里,纳博科夫不忘采集蝴蝶,成为蝴蝶研究专家是他最初的志向。博伊德冷静详尽地叙述了纳博科夫的这种爱好,这些文字其实是有效的铺垫,对蝴蝶的精微观察造就了他日后在小说创作上的丰收,扇动着斑斓翅膀的蝴蝶,是他感触生命图景的力量源泉。

纳博科夫推测蓝灰蝶起源亚洲,穿越白令海峡,一路向南到达智利。纳博科夫的假设被当时科学界认为是异想天开。2011年,哈佛大学研究者利用计算机模型分析,证实了纳博科夫的假说完全正确。这种合理大胆的想象在纳博科夫的小说里能找到。在《洛丽塔》中纳博科夫用新奇迷幻情节所构建的世界真实得几近残忍而悲凉,然而这却是让人可以置身其中的生活。

纳博科夫对待生活的热情,是他能够取得成就的重要推力。在博伊德的叙述里,我们认识了做翻译、做老师、做临时演员的博纳科夫。经济窘迫情况下,博纳科夫所从事的这些职业为他的写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。当然1922年纳博科夫的父亲在柏林被右翼分子误杀更给他触动,他在日记中写下“是的,我的幸福流走了”。人性之善,亲情之痛,让父亲的死亡场景反复在纳博科夫的作品里出现,这绝不是巧合,这是一种无声的纪念。

博伊德说纳博科夫始终是个孤独的人,他拒绝时代的趣味来影响他的写作风格,他对自己是一位天才坚信不疑。对应这种特立独行、自信不疑性格的是纳博科夫思想上的无拘无束,他在岁月的墙壁上自由涂抹,在花甲之年后才逐渐亮出了真彩,至今也没有褪色。

联系电话 E-mail:地址:鹤岗市向阳区红军路三道街 邮编:154100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